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I生活画 >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 >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
2020-08-08 / I生活画 / 111浏览量 /评论数 19

採访编辑:张凯钧
美术编辑:张语辰

为什幺研究「百货公司史」?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
百货公司把各种理想生活、异国情调带到当地,不仅在地景上直接改写城市风貌,更改变了城市里人们的生活面貌,把任何事物都变得有其消费性。(图片来源:连玲玲提供)
华人百货,加入上海一级战区

1930年代上海为全球第六大城市,早在第一间华人百货开业之前,已有外国人在南京路靠近租界区的东边设立百货公司,而抱持着「自己国家钱自己赚」的爱国精神,海外归还的华人也想开设自己的百货公司。

《孙子》曰:「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」要赢也不用跟别人正面起冲突,东边被外人抢了,就到西边另起炉灶,后来陆续成立的华人资金百货公司,都选择在南京路西端开业,各是「先施」、「永安」、「新新」、「大新」,团结在一起,便是俗称的四大百货公司,自成一个商业区,不仅改变了西边的街景,连商业模式也逐渐在改变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
1936年上海南京路地图。上海四大华人百货公司:先施、永安、新新、大新,都聚集在跑马场一带。(
百货公司屋顶,竟然变成游乐场

坐落在南京路西侧的华人百货,与东侧的洋人百货公司最大的不同点,就是有规划「屋顶游乐场」。

对于当时的百货公司经营者而言,没有把握消费者会掏钱买昂贵的商品,因此需要另谋财源,而价廉多趣的屋顶游乐场,就在这个经营思维下诞生。

由于便宜又好玩,屋顶游乐场吸引许多大众前往,有人潮就有钱潮,也吸引不少摊贩聚集,与原本百货公司高贵的消费形象大为不同,让原本高高在上的消费场所,顿时变得亲民。而这种游乐场的概念,仍旧影响着现今的百货公司,不少百货公司还保有屋顶游乐场的概念,甚至转化为百货商场与游乐园直接结合成大型园区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图片来源:《先施公司二十五週纪念册》
先施百货的屋顶游乐场,可以看见各种游玩设施,图片右侧为剧场。(图片来源:《先施公司二十五週纪念册》)
任你看。用「视觉」勾引顾客

这些华人百货不仅採用「什幺都大」的新式大楼的建筑,更将销售模式改变了。

这些现代商业制度,与以往店铺内藏商品、靠关係喊价相较之下公平许多,变得有其合理性,不用报上祖宗三代名号都付一样的价钱买东西。

但其实这样的做法,却也让先施百货的股东们有所迟疑:「把我们的底牌都掀啦。还赚什幺呢。」儘管如此,当时的先施百货主理人马应彪独排众议,决定引进这种新式的销售方法,也更易于新式企业的销售管理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图片来源:《走在历史的记忆里──南京路1840’s-1950’s》
先施百货的衬衫橱窗──透过「视觉」勾起消费者的慾望,也将「要不要买」的主导权交给消费者决定,不同于过往店铺的主动推销。(图片来源:《走在历史的记忆里──南京路1840’s-1950’s》)
用人好难!中西合併的企业模式撞墙期

百货公司在管理层面与用人制度,虽参考西方企业的经营模式,却还是留有「内举不避亲」的旧习。例如,永安百货公司初期採用家族式管理,在动乱的时代氛围下透过「关係」与「信任」来稳定公司的经营,但到了二代的郭琳爽接棒,极力想改变任人制度,由他回答他八叔公的引荐信就可窥探一番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

郭琳爽回答八叔公的引荐信(节录)。(

虽然郭琳爽帮他八叔公所引荐的郭华昆安插好职位,却还是要碎念一下:「景气不好,员工都已经嫌太多,你这样乱找人来,不摆明找我麻烦嘛~」,以白话文来说就是一则抱怨文。

其实为了彻底革除这种阿猫阿狗的同乡来翘脚当大爷的风气,1930年永安百货公司已制出了《本公司雇用职员简则》,对男女售货员、练习生、巡补、送货员、厨役、侍役等职都有定出具体标準,不管是年龄、身高体重、外貌、健康状况、学经历等都有一定的要求,英文及算数也都要好才行。

所以引荐虽是进入永安百货公司的关键,但面谈跟考核的成绩也十分重要。但人毕竟还是没那幺理性,这套人事虽看似理性,终究难逃家族提携乡亲的期望,成效不彰,人事请托这方面的文化还是没有变化。而这种陈规旧习,仍让这些引进新式企业管理的主事者一个头两个大。

你今天打卡了吗?工作变得现代化

在19世纪末有一个美国工程师泰勒(Frederick W.Taylor)提出了透过精确计算、制定工作标準、简化及标準化工作流程,来提高劳动生产率,也就是大家现在最常听到的SOP,这套科学管理,在欧美各产业大为流行,上海的各百货公司当然也学起来啦。

不仅各自有各的职员手册,更建立出不同的上班时间制度,与以往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」的生活方式全然不同。例如中国国货公司利用「考勤计时卡」来纪录员工的上下班时间,就是大家还没有Facebook前的所谓「打卡」,而永安公司则是以打铃来象徵今天这一回合结束了。

虽然方式不一样,同样都是用标準时钟的时间来定义生活节奏,每一位员工也都有其工号和襟章,让管理阶层更好控管,当然也让顾客更好投诉,看起来是公司的身份代表,却也明确地代表一种阶级界线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图片来源:《永安公司八十週年纪念》
香港永安公司历年来採用的职员襟章──香港与上海永安公司管理高层不但来往密切,也共享许多管理制度,职员襟章的设计十分类似。一般员工为铜质襟章,部长以上职员则为银质襟章。(图片来源:《永安公司八十週年纪念》)

这一些现代化的表现,提高公司的劳动力,也与传统的农业生活大不相同。相对地也启蒙了员工,他们开始与公司和顾客之间有不同的对话,渐渐引发劳工的觉醒。

文人变「乡民」,劳工们觉醒

重複的劳累工作让这些百货公司的员工面临无形压力,更有些人下班后就沉浸在大众娱乐之中,公司与报纸文人都发现了这些生活问题。公司一方面设立康乐社团,一方面更成立下班课程让员工学习,严格管理员工,也还是难以排除职业生活苦闷。

1930年左翼作家联盟主张「站在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的战线上」,带动了文艺市场的转向,也出现专为中下阶层生活出版的刊物和专栏,例如《生活周刊》。1932年《申报》新增的业余週刊与店员通讯,其中店员通讯更让店职员投稿自己的问题,由编者来回答这些疑难杂症。

这些刊物中的文人经常揭露百货公司练习生的生活待遇,来引发社会议论,摇身一变成为专业「PTT乡民」。这些百货公司练习生跟现在韩国的演艺练习生一样,都是十几岁的青年,为了做生意到商场练习,还不算正式员工,待遇当然也不好,看在常人眼里特别心酸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图片来源:《申报》, 1933 年 1 月 15日,本埠增刊第 2 版。
百货公司里的练习生,就像旧式商店的学徒,付出工资不对等的劳力,显示出现代化下不合理的经济制度。(图片来源:《申报》,,本埠增刊第2版。)

在报章媒体与自身经验交互作用之下,这些店员也渐渐展示出自己的发言权,从公司给的工作观,延伸出自己的工作观,因此也延伸出店职员的「慢客之为」,原本同情店职员的报纸文人也开始对这样的行为颇有微词,认为越是大型的百货公司店职员,态度越是恶劣。

而有趣的是,这些店员也开始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顾客关係,例如这一位匿名的国货公司店员,在《申报》讨论店员慢客问题后,发出不平之鸣: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摘自〈一个店员的不平鸣〉,《申报》, 1933 年 1 月 24 日,本埠增刊第 2 版

店职员透过这些言论,来与社会交谈,不仅表现出自己的工作观,更是认为工作已不再只是谋生工具,而是一种自我意识的展现,如同现今服务业者对于「顾客就是神」的理念反击。

报章杂誌新宠儿:百货公司的专柜女明星

1920年代初期为了女性市场,有部分商店开始雇用女店员,而后接连着女权运动,也陆续有公司提供妇女就业机会。

百货公司会为女店员冠以「西施」、「皇后」等名号来打响商品知名度,例如有永安公司的「康克令皇后」为康克令钢笔带来绝佳业绩,也有新新公司的「水仙花皇后」来销售热水壶,爱利公司也有「绢头美人」等。

这个招术果然具有吸睛效果,让一堆看热门的男性顾客纷纷光临柜位,也引起报章杂誌的注意,这些柜姐变成小报记者最爱「神」的焦点之一,时时刻刻都注意她们的日常小事,甚至1931年《上海生活》创刊号还以永安公司的「康克令皇后」谈曼丽女士的照片作为封面出刊。

看见当时这些皇后、西施的话题性,实在不输现今的女神、网红,显示出从古至今,商业与媒体文化不断消费女性的习性。

1920年代百货公司「专柜女明星」,话题一点都不输现今的网红图片来源:晶报,1933 年8月21日,第3版
上海新写生──女职员:漂亮的女性被当成吸引消费者的主要工具,同时也被报章杂誌消费。(图片来源:晶报,,第3版)
时代在走,百货公司创新要有

不论是女权运动或是1930年代以来的国货运动,百货公司有其应对方式。

例如,永安百货公司便从经销环球百货的洋派作风,转变成大力推销国货的爱国形象。把「国货」这个时尚的符号加入公司的形象,在进货与行销策略上有所改变,也愿意与当地企业建立较长期的合作关係,更创造出当地企业的新商机。

举个小故事为例,当时裕华肥皂厂的资金有困难,而生产的「福禄寿」香皂又滞销,永安百货公司便先全数收购这批香皂,并把自己代理的国外香皂给裕华当参考,製造出热销商品「金带香皂」来挽救企业危机,而后再与裕华合作以金带香皂为範本,产出专属的永安润肤皂变成独家商品。

这不仅是时代与商业文明所创出的新方向,更是本土消费文化与外来消费文化所互相影响产出的成果。

百货公司以透明的玻璃柜来改变消费文明,透过橱窗来陈述当代的理想生活概念,消费各种阶级意识、女性主义、爱国精神,卖出工业革命所产出的大量商品。

而如今演进至网路时代,消费竞争更加开放,公民媒体识读能力飞快提升,百货公司又该如何继续运用其视觉优势与原有的百货文化,并再次创造新的商业文化,勾起消费者慾望感官,将是另一个有趣的故事。